中国周易研究会

以前写的小说《神秘阴阳之旅》

[复制链接]
置顶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7-24 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秘阴阳之旅

我姓常,名易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会给我起这么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可能是因为爷爷很希望我们常家有个人会出来接他的衣钵吧。自打我刚懂事那会起就知道爷爷是个走街串巷,替人的算命先生。在四方村那个连鸟都不着窝的小地方,能出一个能掐会算的算命先生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四方镇那百来十户的人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常家有个叫常锦秋的老先生,哪家要是生了个小孩,要起个名,改个名啥的,哪家丢个狗,丢了个牛的都会找到我爷爷。爷爷也会义不容辞的甩上两句:你娃叫张二牛,你闺女叫王小凤,你家的牛在你家后山的竹林里躺着睡大觉呢云云。每事必应。因而爷爷的名声越来越大,因而周边两个村的人听说了,有什么事都会翻过几座山来找我的爷爷。我那时候还小,因而只能瞪大个眼睛望着家里来来回回一个个陌生似乎有熟悉的面孔。
    爷爷很少晚上出门的,因为年纪大了,爸爸妈妈怕爷爷走山路幸苦,因而从来不让爷爷晚上走山路,70年那会虽然没有了经常出没的豺狼虎豹,但是夜不出户也历来是四方镇的一个习俗。每每入夜子时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关上门睡觉了,即便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这个夜不出户的习惯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可就是在我5岁的那年这个平静的小山村被我爷爷一次外出给打破了。
记得那是1975年的冬天,夜已经很深了,家家户户都关上门在家里睡觉了,满镇子都黑漆漆的,就是在那样的夜晚,如果是谁要是在这个时候走在四方镇那个小镇上,冷不丁的都会栽个大跟头,外面啪啪的小雪米粒子打在早已经湿透的鹅卵石的路面,即便是没有那么一个破规矩,谁也不会在那样一个夜晚出来。那个年代的小山村,要是晚上上个茅房都打着油灯都怕摔个大马爬,更不要说是到外面去了,上外边打油灯想都别想了。吃过夜饭,爸爸妈妈早已经都已经睡下了,我也早已经在事先暖好的辈子呼呼的大睡。完全听不见外边被北风吹得东倒西歪拍打着屋檐那种啪嗒啪嗒的声音。忽然院子里面的灰灰在不停的叫唤,原来院门很急促的敲门声把它惊醒了,“常大爷,常大爷,开门啊”,.......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我的好梦,不情愿的我从暖暖的被窝里探出脑袋来,原来爷爷一直都没有睡,披着个棉被静静的坐在我身边,挑着油灯在看捧在手里的书。听见敲门声,不慌不忙的下了床,临出门的时候望了望我说:“易卜,好好的去睡你的觉,别多事”我迷迷糊糊的望着爷爷,听见爷爷那么一说,又把头缩了回去,猫着小脑袋听见爷爷在院子里面和爸爸妈妈说了什么,一会就出门去了。
“秀英,快,快拿点纱布来”那是父亲在叫妈妈,“快端点热水来”院子外面妈妈在不停的走来走去,我被院子外面的嘈杂声给惊醒了。揉了揉眼睛,原来天已经亮了,我胡乱穿起衣服裤子走出门的时候,才发现院子里面的站着七八个人,眼睛直盯盯的望着爸爸妈妈的屋子里面,时不时相互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妈妈一次次的端着盆热水进进出出,我被那时的场面吓坏了,第一次看见那种紧张的气氛,妈妈的棉袄上也沾满了红红的东西,是血嘛,我不知道,只是愣愣的站在屋檐下,没敢吱声。“易卜,回屋去”妈妈走过来把我拉回了屋里,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奇的从门缝那望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把我从倦意里的我拉了起来,天也经暗了,院子里面那七八个人已经不见了。到了爸爸妈妈的屋子里面,这才发现爷爷已经躺在了爸爸妈妈的床上,“爸爸,易卜来了”妈妈凑近躺在床上的爷爷低声的说着。躺在床上的爷爷听见我来了,才慢慢的转过脸来,从被子里面伸出一只干瘪瘪的手,颤抖得抓住我说:“易…卜…来了,来了好呀”爷爷不住的颤抖着自己的手“易德,刚才你答应我的事情…..”爸爸含着眼泪望着床上奄奄一息的爷爷说:“爸,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吧”。我也不知道大人们都怎么了,但我隐隐知道家里一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平日里那些有说有笑的全然不见了,此时空气里面弥漫的只有相互安慰着,只有轻声细语和哭泣声。
过了几个月,爷爷的伤势也渐渐的好转了,期间家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再此后家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四方村搬到离村子三里地远的绿竹林边上从新安了家。在那以后和村子里面的来往渐渐的少了,一年到头除了偶尔几个来找爷爷问事情的,也再没什么人来这里了。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很多年,爷爷的年纪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年不如一年了,整天不停的咳嗽,那年不知道为什么受伤的地方又开始隐隐的作疼,爸爸妈妈似乎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不是忙着修整家里家外,就是忙着到山外边,每次爸爸从外面回来都显得神神秘秘的,妈妈则是除了每天忙着做饭,就是抽出时间来照顾一天不如一天的爷爷。还有就是照顾我这个在他们眼里半懂不懂的小男孩。爷爷依旧和以往一样坐在院子的那个石桌前望着我,就是不和我说话,也不知道爷爷的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真想上去和爷爷说说话。可是此时我已经12岁了,知道有些东西问也是白问。
这一天,很闷热,学校已经放假了,家里离村子很远,因为早些年的缘故,所以基本上我的生活世界里除了爸爸妈妈,就是爷爷,也不知道为什么别家的孩子从来也不和说话,也不敢和我单独往来,让我感觉别的孩子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我,不敢和我接近,爸爸妈妈也时常告诫我不要和村子里面的孩子打闹,要尽量离村子远一些,我一个屁大的孩子,知道个屁。误以为爸爸妈妈做错了事,偷了村子里面的粮食什么的,那个破年代,除了米还是米最值钱。有时总想问个究竟,但每次话到嘴边又止住了,曾经问过一次,爸爸当时就黑着个脸当面训斥了我一顿:“小孩子家家,不该管的事情别管,不该问的别问”。在家闷的慌,午饭后就想到处闲逛,临出门的时候爸爸一再嘱咐我不要走远了,特别是不要到后山去,我嗯的一声,听也没听进去,呼的一阵风似的跑到竹林去了。
竹林里还真是凉快,一阵阵清凉的小风吹过,那种快意真让人久久不想离去,干脆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觉。对,到小溪边的大青石那去。竹林的最深处,挨着小溪边有块青幽幽的大青石,每次我到竹林里去玩,累了总爱在大青石上美美的睡上一觉。这是一块很奇特的大青石,一年四季总是青幽幽的,不知道为什么大青石的周围从来也不长草,更不要说上面会长苔藓了,感觉永远都是那么细腻滑嫩,感觉就象皮肤一样。躺在上面,总觉得有一股凉丝丝的东西传遍了全身。很奇特。既然到了这里,还是美美的睡上一觉吧,刚闭上眼睛,就听见远处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咦,这些声音怎么那么熟悉,莫不是,对,是同班的王小波,他怎么回来离村子那么远的山里来呢,我还在纳闷的时候,只见王小波和两个男同学已经渐渐的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一直往竹林那边的瀑布那边去了,显然他们是没有发现自己正躺在这里睡大觉。王小波三个人一路嘻嘻哈哈的往竹林的深处走去。我显然是忘记了爸爸妈妈每次出门前给我的告诫,翻身就下了大青石,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王小波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后正有人跟着,一个劲的打闹着来到了瀑布边上。只见他们三人很快就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扑通扑通的一个个跳下了瀑布边上的小潭里,一个劲的来回地扎着猛子,打闹着,好不快活。我只能躲在潭边的大石头后面羡慕的看着,越看越觉得嫉妒,越看越觉得自己一个人是那么的孤单,于是靠在大石头上一直在叹气,埋怨自己命不好,连个朋友都没有,这么一个幽静清凉的地方居然放弃自己。哎,命苦呀。正想着呢,忽然听到大石头背后传来一阵阵惊呼声。我猛然站起身来回头一望,也就是那么一望不要紧,本已经在水中狂抓乱跳的王小波三个人显得更加惊慌失措,扯着嗓子嚎叫着拼了命的往岸上跑,要紧的是我那么一望,把我也震住了,蒙了,一个才12岁的小男孩,哪里见过那阵势,只见从瀑布的中间钻出来一条一个人粗的大蟒,大蟒浑身金黄,两边各有一条亮金色的条纹,大蟒此刻正吐着信子朝王小波他们追去,王小波三个人早已经吓坏了,连滚带爬的跑到潭边就再也爬不动了,眼看着大蟒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王小波一口吞下去,那刻我也不知道打来的勇气,立马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子用力扔向大蟒,大蟒见突然有人袭击自己,缩了回去,本以为大蟒被袭击了回退回瀑布里面去,那里知道大蟒调转身子,猛然向我扑来,坏了,这下完了,看着这架势,后退之下打了个踉跄,爬起来就往前头跑,那刻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两条腿根本停不下来,发了疯似的向前冲。坏了,好像跑错方向了,前面好像是瀑布的尽头,下面就是深渊,我傻眼了,心里想完了,完了,没地方可逃了。还没等我停下来想,顿时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人直直在往下掉。
“易卜,易卜”就在那往下掉的一瞬间,感觉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原来天已经是旁晚了,四周除了哗哗哗的水声,就是从树林里时不时传来的鸟鸣声,一想到大蟒的时候,心里一阵阵的后怕,深谷里的风吹到身上,不由的打了几个寒战,不行,还是赶快走吧,心里那么想着,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可是感觉就是动弹不了,一动就觉得身体要散架了一样,费了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哎哟,腿怎么动不了了,一阵的剧痛传遍了整个身体,这是我才发现右腿上沾满了鲜血,右脚上的裤子已经划破了,露出白暂的骨头,殷虹的鲜血直往外涌。当时我就吓坏了,眼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流,“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呀,快来救救我”心里那种渴望顶满了喉咙,可就是哭不出声来。一想到那条金黄色的大蟒,心里暗暗的直叫苦:抽泣的声音全压在了嗓子眼下面。那条大蟒呢?还会不会追过来?我现在这个样子该怎么才能跑过它?要是它再追过来,我一定是死定了。想到这里总觉得背后一阵凉丝丝的,那种透骨的寒气直逼到脖子上。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咦,那是什么?这个时候的我才发现在深潭的中间的巨石上,一个硕大的的蟒蛇脑袋耷拉在巨石上面,巨蟒!!!!这回是死定了,那条巨蟒离自己仅仅只有几米,要是它跑过来的话,肯定是成了囊中之物。想到这里,那种绝望的声音顿时炸蒙了我的脑袋,脑子一片空白,于是紧闭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一秒,两秒,三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自己还定定的站在深潭边上,而那条巨蟒则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巨石上,死了吗?那条巨蟒真的死了嘛?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偷偷的望了一望巨石上的那条大蟒,咦,它的嘴边有个闪着寒光的东西。是什么?好奇的心一下忘记了之前那种恐惧的,拖着右腿一歪一瘸的淌过溪水,巨蟒已经在眼前了,我怯怯的用手指头推了推泡在潭水里面大蟒的躯体,没有反应,试了几次,这才壮起胆子用力推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了巨石,这时我才发现巨蟒的脑袋不知道被什么扎了一个透,血水一直在溢满了整个巨石,这时我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才渐渐的放下来。于是战战兢兢的,慢慢的挪到了大蟒的嘴边,这是发现大蟒的嘴边有一颗鸡蛋大小的石头,在月光下闪着寒光。看着看着,我一把将那颗闪着寒光的石头抓到手里,咚咚咚的硬就跑回了岸边。该回家了,天越来越黑了,该往哪里走呢,这时的我才发现自己完全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咕咕咕的鸟鸣声只叫得人心慌,管他呢,往回走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找到经常休息的大青石边,实在是走不动了,咚的就歪倒在石头上了。
……
“易卜,易卜,醒醒,醒醒,快醒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叫我“你这孩子,玩得那么野,天都那么黑了都不知道回家”我揉了揉双眼,是爷爷。此时我也才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大青石上,爷爷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你这孩子呀,快跟我回家,你爸妈都急坏了”我应着完全没事似的,下了大青石。咦,怎么不疼了,我的腿。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居然摔断的腿已经好了,难道我是在做梦嘛?我一边走一边看着右脚那残破的裤腿。“你看你,给你妈瞧见了有你受的……”爷爷的话我完全没有听进去一路上在想是不是自己在做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回到家面对爸爸妈妈的责备也完全没有听见去,低着头一言不发,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吃完夜饭上床睡觉去了。
时间在寂寞中一点一点的消逝,大蟒的事情也渐渐的忘却了,那颗会闪着寒光的石头也全然忘在了脑后,只感觉就是一场摸不着边际的梦,依然我行我素的每天到院子后边的竹林里去玩耍。这天我还在竹林里玩耍,这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我:“常易卜,常易卜”我过头来一看,是王小波,他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愣愣的看着我:“谢谢你,常易卜,”“谢我什么呢?”我一脸郁闷的样子看着他。王小波向前走了两步:“谢谢你那天救了我……”我这时才知道大蟒的事情并不是一个梦,而是确确实实的发生过了。我心里突然一悸,那种恐怖的画面布满了整个脑袋,完全不知道王小波下面说的话。良久才听见王小波在对自己说:“易卜,村子里面的人都觉得你们家的人都是坏人,所以不敢接近你和你家里人……但是我现在知道了,你是个好人…天很晚了,我该回去了,谢谢你”王小波的背景渐渐的消失在树林的尽头。而我还愣愣的站在青石边上,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那历历的画面一幕幕的在眼前浮现。太恐怖了,我心里暗暗的在说,要不是那条巨蟒掉下悬崖的时候摔坏了脑袋,要么那天死在那的就是我了。我心里一直暗暗的庆幸自己掉下瀑布只摔伤了腿,对呀,腿,腿不是已经摔断了嘛?怎么才是那么两三天就好了呢?虽然我心里很是疑惑,总想着弄个明白,但是却不知从何开始,有时候就觉得那就是一个似真非真的梦而已。小孩子的总天性就是爱玩,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渐渐的淡忘了深潭边上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淡忘了那颗战战兢兢地从黄金大蟒的嘴里拿到的石头…..依旧每天在无忧无虑的在大清石的竹林里戏耍。
好景不长,一次看似乎很寻常的省亲,再次将我拉到了噩梦里。记得那是1987年的冬天。外婆从很远的地方托人捎带来了一封信,当时爷爷看完了信就眉头紧锁,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不时的在手上掐算着什么,最里边轻声的叨念着。爸爸妈妈站在一旁静静的坐着,一言不发,妈妈紧紧的抱着我。过了很久,爷爷才哆哆嗦嗦的拿起笔写了一封回信,连同从自己屋子里拿出一个小黄布包一起交给了捎信的人,出门的时候一再叮嘱那个捎信的人,看着那个捎信的人走了很远很远才慢慢的回到屋子里。屋子显得很沉闷,都没说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妈妈就把我从暖烘烘的被窝里面叫了起来,原来今天要和母亲一块回外婆家。长那么大,我都没有回过外婆家,一听是要回外婆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虽然还有很些倦意,但是听到了是要回外婆家就吱溜吱溜的从被窝里滚了出来。
......现在要写易学新书了,所以这个小说就写了那么多,还不知道这个小说哪天会继续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7-24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后续连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