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易研究会

娃哈哈:关于娃哈哈与达能公司纠纷的声明(全文)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07-7-5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娃哈哈:关于娃哈哈与达能公司纠纷的声明(全文)


--------------------------------------------------------------------------------

2007年07月05日 08:15   东方早报




  新闻界的朋友们:
  
  首先感谢各位朋友一直以来对娃哈哈的关心与支持,对各位远道而来参加我们的见面会表示热烈的欢迎!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想向各位介绍一下我们与法国达能公司纠纷的事件真相。由于前段时间在达能公司的要求下,政府要求我们不打口水仗,不接受媒体采访,而达能却不断地在媒体上对我们进行攻击,发布不实言论,混淆是非,把自己打扮成按合同约定行事,将我们贬为缺乏契约精神、违反合同、挑战规则的行为者,为澄清事实真相,还其本来面貌,今天我们将关键事实公布如下:
  
  一、纠纷的核心与焦点
  
  实际上这场纠纷很简单,就是达能要低价并购娃哈哈与达能非合资公司51%的股份,全面控制整个娃哈哈,娃哈哈不同意让其并购,于是达能以娃哈哈违反了所谓的“同业竞争”条款及“滥用娃哈哈商标”为由,以诉诸法律来胁迫娃哈哈将股权出售给他。而事实上娃哈哈并没有违约,真正违约的是达能,所以不买他的账;达能达不到目的后又采取对我本人进行一些莫须有的人身攻击,妄图逼使本人就范,从而激起了熟知内情的娃哈哈员工与经销商的强烈愤慨,将事情复杂化了。实际上这件事很简单,就是一个要强买一个不肯卖,一个想法讹诈你胁迫你卖。我们认为买卖不成大家有理说理,协商不通可以到仲裁庭、法庭上去说,以求一个公正的裁决,而达能这种行为实际上亦反映了其貌似有理实际没有理的外强中干的心态,是一种混淆视听、以求达到其非法目的而采用的卑劣手段而已。
  
  二、关于所谓“同业竞争”的事实真相
  
  1.达能认为我们非合资公司存在同业竞争的问题,主要的依据就是我们在合资合同当中承诺的不从事任何与合营公司的业务产生竞争的生产及经营活动这一条款,与达能签约并承诺这一保证的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娃哈哈实业有限公司、广盛投资有限公司、杭州萧山顺发食品包装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实际上都是投资公司,既无生产线亦无经营人员,更没有生产经营活动,因此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违约不违约、同业竞争不竞争的问题。
  
  2.退一万步来讲,即使上面四家公司的关联公司(合同条款中并未将关联公司列在承诺条款之中)可追究同业竞争问题,实际上亦不存在同业竞争问题。因为所有非合资公司生产的娃哈哈产品实际上是为合资公司代加工,是被达能合资公司所许可的,如果他要赖账并不容易,因为所有非合资公司的产品在2007年4月份以前全部是通过合资公司销售公司出售的。11年来,在由达能委托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每年的审计报告的关联交易中将这些非合资公司的名称、销售的金额清清楚楚地进行了披露。如果未得到合资公司的许可,违法了,为什么你不及时提出来,有的生产甚至长达11年,即使你不承认曾经许可,在法律上达能亦是默许了这种行为。
  
  3.真正违约的是达能。达能公司自2000年收购了当时娃哈哈最大的竞争对手乐百氏之后,便加剧了娃哈哈与其之间的恶性价格竞争,第二年就使娃哈哈损失了8000多万元利润。而达能又先后参股和控股深圳益力矿泉水、上海正广和、光明乳业(行情论坛)、汇源果汁、蒙牛乳业等一系列与合资公司产品有竞争的企业,而且达能在娃哈哈的董事亦是这些公司的董事长或董事。他们利用合法的手段在我们的每次董事会中均要求我们汇报当前的生产经营状况、当前的市场形势分析及下一步的经营打算等商业机密,回去后又在他们任董事长且又占了大股的我们的竞争对手公司指挥与我们竞争,这种赤裸裸的同业竞争极大地损害了娃哈哈合资公司的利益。在最近一次谈判过程中,达能公开承认了乐百氏、深圳益力、上海正广和为其关联交易,要求将这些公司并入娃哈哈,我们不要,达能承诺可在两年内将它们出售,亦证实了其已承认首先违反了不搞同业竞争的规定。
  
  三、娃哈哈的商标所有权一直属于娃哈哈集团公司
  
  根据1993年公布的商标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共同向商标局提出申请。受让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转让注册商标经核准后,予以公告。”第三十条第(3)款规定“自行转让注册商标的,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撤销其注册商标。”根据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签订转让协议,并共同向商标局提出申请。受让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转让注册商标经核准后,予以公告。受让人自公告之日起享有商标专用权。”根据以上规定,转让商标需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并予以公告才能算真正的转让,而商标局明确表态不予批准,因此娃哈哈的商标所有权一直是属于娃哈哈集团公司所有。
  
  四、娃哈哈根本没有滥用商标
  
  1.1996年合资公司成立之初非合资公司就被允许使用娃哈哈商标
  
  1996年2月26日合资公司第一次董事会就授权外方副董事长代表合资公司与当时未与达能合资的娃哈哈五家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协议与产品加工协议。
  
  2.1999年双方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亦允许非合资公司使用娃哈哈商标
  
  1999年双方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第二条条款中规定“双方同意该专用许可只适用于本合同的产品,甲方(即娃哈哈公司)将来可以使用商标在其他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上”,条款中还明确规定一是合资公司董事会30天作出决定不生产或使用;二是仅要不对商标形象造成不利影响就可以使用。因此娃哈哈不管合资公司同意不同意都完全有权使用娃哈哈商标,因为我们不会对商标形象造成不利影响。而且合资公司董事会这11年来从来没有对我们使用娃哈哈商标提出过异议。
  
  3.范易谋亲自签署的第一号商标修正协议再次说明了娃哈哈可以使用娃哈哈商标
  
  2005年10月12日范易谋代表合资公司杭州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与中方亲自签署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第一号修正协议的第二条“被许可的娃哈哈公司”中规定“依据双方在许可合同中的约定,许可合同附件5中所列的几个娃哈哈公司以及甲方(注:甲方为娃哈哈公司)或其关联方在许可合同签订后设立的其他娃哈哈公司(以下定义为“被许可的娃哈哈公司”)也有权利获得乙方授予的商标使用许可,鉴于被许可的娃哈哈公司不在娃哈哈/达能合营企业的定义中,被许可的娃哈哈公司将被列于许可合同新的附件6中。”从以上文字定义来看,一是明确了娃哈哈与达能的非合资公司亦可以使用娃哈哈商标;二是对1999年5月18日至2005年10月12日之间已经默许的娃哈哈非达能合资公司使用娃哈哈商标进行了再次确认,并列了一个27家与达能非合资企业的清单,同时也显示了今后还可允许新的娃哈哈公司使用娃哈哈商标。以上几点充分证明,作为娃哈哈与达能的非合资公司完全有权使用娃哈哈商标,而且以前娃哈哈与达能非合资公司使用娃哈哈商标均是合资公司许可的,并不存在什么滥用商标权的问题。
  
  五、娃哈哈将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以上几点事实真相完全可以说明娃哈哈与达能合作11年来一直信守合同,并未违约,而真正违约的却是达能。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缺乏经验,同时达能一直漠视中国的法律,因此以往的合同有较多有失公平与不符合中国法律、法规的地方,因此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依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机会,现在我们对两大焦点问题要依法予以纠正原合同的条款,并依法提出仲裁与诉讼,具体理由如下:
  
  1.关于商标使用许可合同
  
  A.首先我们要以当时的法律、法规来判断当时的是非,因此有必要回顾一下当时国家商标局有关“商标许可合同备案办法”的以下几项规定:
  
  第四条: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自签订之日起三个月内,许可人应当将许可合同副本报送商标局备案。
  
  第十一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商标局不予备案:
  
  (四)许可使用的期限超过该注册商标的有效期限的;
  
  第十二条: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书件齐备,符合《商标法》及《商标法实施细则》有关规定的,商标局予以备案。
  
  已备案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由商标局向备案申请人发出备案通知书,并集中刊登在每月第2期《商标公告》上。
  
  第十三条:不符合备案要求的,商标局予以退回并说明理由。
  
  第十六条:对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备案的,由商标局注销其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并予以公告。
  
  从以上法规来看,商标使用许可应该有以下四项法定条件,一是要备案;二是要审查与公告;三是发现欺骗行为可以撤销;四是许可期限不得超过10年(商标有效期)。因此我们认为,商标许可合同按当时的法规是需要国家商标局批准的,而我们双方签订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第8.4条“约束力”中约定“本合同为甲方及乙方的利益而订立,而任何一方可要求强制执行。本合同不得以口头方式加以修订,只有通过甲方或乙方签署的书面文件及如有需要,经中国有关政府机构批准方为有效。”按以上的法规要求应该已明确该合同是需要国家商标局批准的,而这个合同连报都未报,更谈不上批准。因此根据许可合同约定的条款,此合同当时就没有生效。
  
  B.国家商标局对商标转让未予批准后,在签订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时,达能在董事会中要求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前提必须是双方原来在合同中有关商标的协议和规定不可改变,而对合同的修订原则上必须为各方对商标的法律权利和义务不能有所改变(摘自1997年12月5日于香港力宝中心召开的董事会决议)。”“由合营公司(杭州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与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以保证合营公司商标使用的合法性,并保证外方在合资经营合同中的权益不因此受任何影响(摘自1998年8月11日于香港力宝中心召开的董事会决议)。”从以上两个决议来看,外方要求中方签订的商标许可合同,实际上就是名为许可实为转让的合同,因为原合同关于商标的协议就是转让。
  
  C.因为明知道商标转让不被批准,因此达能亦知道签订的名为许可实为转让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不会被国家商标局予以核准备案,亦不能合法存在与生效,这在《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2.4条“甲方和乙方理解并同意签署简式使用许可合同仅为了在中国商标局和工商管理行政局注册之用,而所有管制使用商标的条款和条件则包含在本合同中。甲方和乙方进一步理解并同意如本合同和简式使用许可合同有不一致的地方,将以本合同的条款为准”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因此本合同实质上是达能通过一系列特殊安排来规避政府部门对民族工业知名商标的管理,以看似合法的形式来掩盖其商标转让的非法目的。同时《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对有效期作出了50年的约定,均违背了商标法等法规的相关规定,因此均符合《合同法》第52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及其修订协议均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应属无效。
  
  D.最高院(2002)32号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经备案的,不影响该许可合同的效力,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在商标局备案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这亦是范易谋口口声声作为《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未备案仍有效的有力证据。但我们认为,对我们这一未经备案的许可合同并不适用这一解释,因为一是该合同在签订时根据当时的法律其根本没有生效过,因为我们双方签订的许可合同约定要批准,但未去申报批准;二是同样一个商标许可为目的的简式合同已经备案了,且被核准了,为什么还要去签另外一份合同?如果以未备案的详式合同为准,为什么不拿这份合同去备案?同时请问一下到底该执行哪一项合同?中国的法律不可能与范易谋的逻辑一样黑的有理、白的亦有理,可以任范易谋喜欢什么有理就说什么有理;三是最高院的解释应该是指正常的合法的商标许可合同未备案,不影响该许可合同的效力。我们认为对违法的、欺骗政府、规避政府监管、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应该不在此类,因为作为国家大法的《合同法》中已定性其为无效。以上是我们对《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认识,适当的时候我们将会提起仲裁。
  
  E.根据双方1996年2月29日签订的商标转让协议D条规定“甲方已同意向乙方转让总值为人民币1亿元的商标,其中价值为人民币5000万元的商标,作为甲方对乙方注册资本的部分出资,其余价值为人民币5000万元的商标由乙方向甲方购买。”及《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第2.5条“本合同不应被视作商标转让协议之一部分,而即使商标转让协议因任何原因不获中国商标局批准,本合同仍然保持有效”及第五条对价(价款)“甲方特此授予乙方根据第2.6条在产品上使用商标的专有权及使用许可,其对价(价款)包括已作为甲方对乙方注册资金出资的一部分的人民币50,000,000元,以及由乙方另外支付给甲方的、作为商标转让合同第1.1条中规定的商标价值的余款的人民币50,000,000元”。
  
  以上文字定义表达了以下几个意思:
  
  (1)商标转让费作价1亿元,其中5000万元作为中方资本金进入合资的杭州娃哈哈食品有限公司,5000万元由合资公司向娃哈哈集团公司购买。
  
  (2)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是单独的一份合同。
  
  (3)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商标使用费的价格亦是1亿元。
  
  从以上的定义来看商标转让协议与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是两份不同性质的独立合同,目前合资公司仅付了1亿元。这里我们要问问范易谋,这个1亿元价款到底是转让费还是商标的专有权及使用许可费?如果是转让费,那么你商标使用费至今未付,该项合同的义务你还未履行,而且娃哈哈还可以向合资公司追索使用费;如果是使用费,那么合资公司的转让费没有到位,又谈何转让,而且转让费未支付亦会造成合资合同出资的方式变更,需要双方重新办理报批手续。请问范易谋到底该取哪一项?
  
  2.关于同业竞争问题
  
  由于达能收购了一大批与娃哈哈合资公司有产品竞争的企业,同时达能在与娃哈哈合资公司董事会的董事又兼做了这些公司的董事长与董事,已严重地损害了合资公司利益,同时又违反了中国《公司法》关于竞业禁止的规定和董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的规定,因此要求达能撤出与合资公司有产品竞争公司的投资,同时撤换这些有兼职行为的外籍董事,同时我们还将依法追究违法的外籍董事民事侵权赔偿责任。
  
  3.积极应对仲裁与诉讼,同时依法对达能提出诉讼
  
  按照合同的约定,合资合同在斯德哥尔摩仲裁,商标转让协议在杭州仲裁,商标许可合同在北京仲裁,竞业禁止在国内法院诉讼,我们将在律师的配合下,积极应对诉讼,同时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进行起诉与提出仲裁要求,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六、娃哈哈与达能的纠纷并非是我个人与其利益之争
  
  达能一直采取通过对我个人的攻击将其与娃哈哈的纠纷说成是我个人与其利益之争,实际并非如其所言,娃哈哈的品牌尽管是本人与所有娃哈哈员工在广大消费者的支持下创造出来的,但并不是我宗庆后的,亦不仅仅是娃哈哈员工的,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品牌,我们与其抗争是为了捍卫我们民族的利益,而且企业之间的纠纷与争端,在市场经济时代应该由企业自行通过谈判或诉诸法律来解决,而达能却一再搬出大使、总领事来对政府施压,转而对我们的施压亦是徒劳的,在中国行商必须尊重中国的法律,不管压力多大,我们均将为捍卫娃哈哈的合法权益而战,为捍卫我们中华民族的利益而战。事实上,这些日子以来,我们更真切地感受到了社会很多方面力量对我们的支撑和支持,我们深深地被感动了。比如代表中国人民的国内众多媒体和一些客观公正的境外主流媒体,始终从铁的事实出发,对整个过程进行了实事求是的跟踪式的、开放式的、多层面的报道。为此,每位娃哈哈人都从心底里感激所有进行客观、公正、权威、全面报道的公众媒体,感谢所有恪守职业道德、格外敬业、勤勤恳恳、富有责任感和良知的媒体人。众所周知,只有客观公正、综观全局、善意适度的声音,才会经受住历史和时间的考验,才能真正得以传播、才能传播得长久。而所有不负责任的偏听偏信、主观臆断式甚至造谣中伤式的话语,最终自会不攻自破———相信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共识和人类文明的共通之处———记得我小时候就读过被誉为世界四大寓言家之一的17世纪法国寓言家拉封丹的一篇寓言《青蛙和老鼠》中的一句寓言“算计别人最后反而害了自己,阴谋者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法国的很多理念和我们中国文化倡导的东西是相通的。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娃哈哈人会一如既往地期待各位媒体朋友,继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舆论上为我们讨个公道。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7-5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民族品牌:victory: :victory: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5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总四十多了还在卖冰棍。时来运转就娃哈哈了。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nologi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